小叔在厨房奸淫嫂子


时间:2020/9/18 14:51:50

林晓君正在厨房裏准备晚餐,天气有点热,她只穿着一件轻薄暴露的吊带短裙,她身上并沒有穿胸罩,丰满挺翘的乳房把单薄的裙子撑起,隐若可见那粉嫩的红梅,性感撩人,透出淫糜放荡的气息。

? ? 她拿着铲子,正在翻炒着锅裏面的宫保鸡丁,这是她老公很喜欢吃的一道菜,在她的身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。

? ? “你回来了,你赶紧去洗澡换衣服,我还剩一个青菜还沒烧,很快就能吃了。”林晓君以爲是丈夫回来了,头也沒回地说。

? ? 走进厨房裏的男人并沒有离开,反而来到她的身后,手伸到她的前面,一下子就覆在她的胸部上,隔着单薄的衣衫,揉着她的奶子。

? ? “唔,老公,人家正烧菜,你別摸人家的奶子,好痒。”林晓君嗅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,他喝多了,她缩着身子抗议。

? ? 男人发出了粗重的喘气声,手掌更加用力地揉着奶子,另一只手有点强硬地往下,伸进她的裙子裏,用力撕开了她的底裤,手掌覆在了她的阴户上,手指往她的肉缝裏揉着刮着。

? ? “啊,老公,你这样人家会受不了,啊,別揉那裏,好痒。”他是喝多了,怎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他以前从来不会在床上以外的地方碰她的,更別说用做什麽强势的力量,林晓君感到有点惊讶。

? ? “好淫荡的小淫穴,流水了。”耳边突然响起了一把低沈嘶哑的声音,男人的手指随即插进了她的小穴裏,用力地抠弄她的肉璧。

? ? “啊,你……你不是我老公……啊……別抠弄裏面……你是……出去……”林晓君终于感觉到不对劲,回头一看,正揉着她的胸,用手指插着她淫穴的男人,根本就不是她老公,而是她老公的弟弟周伟,他似乎喝了很多酒,脸很红,双眼喷火似的。

? ? “你穿得这麽暴露,裏面还不穿胸罩,不就是想勾引男人,一定是我大哥沒有办法满足你这个淫荡的骚逼,骚货。”周伟更用力地揉着她的奶子,两根手指插进了她的淫穴裏,一边抠弄一边抽插,听着那噗嗤噗嗤的放荡淫水声,他的神情更加兴奋淫荡。

? ? “啊,不是的,住手,我是你大嫂,你这样对我是不对的,啊,住手,快住手,啊。”林晓君挣扎着,想挣脱他的玩弄,但周伟是个经常锻炼的男人,力量很大,她那点力气根本不顶事,让她感到羞愧的是,她的身体竟然对他不论的玩弄産生了强烈的快感,淫水比跟她老公做爱的时候流得还多。

? ? “口是心非的女人,你这是想让我住手吗,你的淫穴一直吸着我的手指,把它往裏面吸,这麽淫荡的骚逼,我大哥怎能让你满足?”周伟把她压在琉璃台上,身下那硬挺肿胀的肉棒就像热铁一样狠狠地抵在她的臀缝上,隔着衣服顶弄着她。

? ? “啊,不是的,你快住手,啊……”林晓君摇着头,红着眼睛,她从来沒有想过要做对不起丈夫的事,但淫穴裏却産生了强烈的快感。

? ? “真的要我住手吗,这麽淫荡的小淫穴,流了这麽多淫水,把我的手指紧紧地吸着,你尝尝你的淫水。”周伟手指勾起那透明的淫液,塞进了林晓君的嘴裏,因常年锻炼而变得粗粝的手指在她嘴裏翻腾捣动,揉刮着她的嫩肉。

? ? “唔,不要……”林晓君满脸羞耻和红潮,她老公从来沒有这样对过她,他是个中规中矩的老实人,每次房事都很正经,前戏也很少,她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的手指沾着自己的淫液塞进嘴巴裏,她本来应该抗拒的,但身下的淫穴却变得瘙痒不已,空虚得像被什麽东西填满。

? ? “大嫂,你还不把菜盛起来,要烧焦了。”周伟咬着她的耳朵,身下摇摆着,不断把那硬挺的大肉棒往她的肉缝裏顶入,不过隔着衣服,不得其门而入,即使这是这样,她的淫水就已经泛漤了,把他的裤子都弄湿了。

? ? “你出去,別妨碍我烧菜,求你,先出去,唔。”他的手指又插进了她的淫穴裏,她全身酥软,握着铲子的手不断地颤抖着。

? ? “我出去了,你淫水泛漤的淫穴岂不是太可怜了?”周伟挤入两根手指,飞快地在她的淫穴裏抽插着,随着噗嗤噗嗤的水声,那淫水飞溅出来。

? ? “啊,不要插了啊,啊,我会受不了,啊,住手。”林晓君连握住铲子的力气都沒有了,只能先把煤气关掉,发出破碎的抗议声,一点威严都沒有,反而像是发春的猫叫。

? ? “受不了就发泄出来,流了这麽多的淫水,你这小骚逼一定很想被大肉棒插,是不是?”周伟在她淫穴裏面抽插着的手指越来越快,他的手指很长,几乎能够插到她的花心裏,那强而狠的力度让她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,这种刺激,是她在老公的身上体验不到的。

? ? “不是的,你放开我,啊,別抠那裏,啊。”他的手指突然顶到了她的淫肉,让她身体紧绷,强烈的快感不断累积。

? ? “是这裏吗,你这个淫荡的骚货,就这麽淫荡,欠肏。”周伟知道那是她敏感之处,更加刻意地往那点上疯狂地顶弄。

? ? “啊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啊啊啊……”林晓君脑海裏一道白光闪过,跟着淫穴迅速收紧,一股淫液从裏面汹涌泄出,把周伟整个手掌都弄得湿淋淋的,她的身体一下子酥软地倒在了他的怀裏,张大嘴巴唿吸着新鲜空气。

? ? “这样就泄了,告诉我,大哥是不是真的不能满足你这个淫荡的骚逼?”周伟的手指还插在她的淫穴裏,抠弄着她颤抖的淫肉,另一只手揉着她胸前柔软的大奶子,嘴巴咬着她的耳朵,感受着她那层层褶皱的淫肉把自己的手指紧紧绞住的快感,恨不得马上把胯下那根大肉棒狠狠插进去享受一番。

? ? 这个问题让林晓君有点难以啓齿,他老公其实有点早泄,她跟他结婚这麽久,从来沒有试过一次盡兴,更別说有高潮了,她咬着下唇:“不是的,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……”

? ? “我大哥是什麽样的男人,我还能不清楚吗,你这个淫荡的骚逼,他早泄,怎能满足你,大嫂,肥水不流外人田,便宜外面的臭男人,还不如便宜自家人,我会让你爽翻天的。”

? ? 周伟把她拉起来,让她趴在墙上,擡起她的一条腿,放在洗手台上,让那粉嫩嫩的淫穴完全暴露在空气,他伸手拉开了裤链,把那早已经硬挺如铁的磙烫巨龙掏出来,抵着那淫水横流的淫穴口处磨蹭着,不到一会儿,他的肉棒就已经被淫水滋润湿透了。

? ? “啊……不行……我们不能做对不起你大哥的事……不要插进来……我求你……不要……”林晓君焦急地恳求着,她老公是沒有办法满足她,但她从来沒有想过做对不起她老公的事,那抵在她淫穴口的肉棒好巨大啊,比起她老公那又短又小的肉棒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,她推拒着,但淫穴口却不断地收缩着,想把那巨大的肉棒吸进去。

? ? “口是心非,你是想求我插进去吧,这麽淫荡的骚逼,一直在收缩,一直流着淫水。”周伟压低她的身子,低头吻着她敏感的颈项,突然腰身一挺,随着噗嗤的一声,那巨大如勐兽的巨龙,一下子全根沒入,狠狠地插进了她的淫穴裏。

? ? “啊……好大好粗……啊……插到裏面去了……把淫穴都塞满了……啊……”林晓君舒服得全身一阵哆嗦,淫穴从来沒有像此刻般被填满,她忍不住呻吟浪叫。

? ? “啊……好紧的淫穴……果然大哥肏得太少了……让我来满足你这个骚穴……”巨龙插进她的淫穴裏,裏面既湿滑又温暖,包裹着他的肉棒,让他爽得全身都起劲了,他挺着腰身,不断地把肉棒往她的淫穴伸出裏送。

? ? “啊……好深……小叔……太深了……要顶到最裏面了啊……啊……”林晓君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贯穿了,她全身都在哆嗦着。

? ? “深才舒服,告诉我,大哥有沒有插到你这麽深的地方?”周伟用力掰着她的双腿,那粗长的大肉棒凶狠如勐兽般在她的淫穴进出着,不断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,厨房裏充斥着淫靡放荡的气息。

? ? “啊……好深……沒有……他的肉棒比小叔的小很多……根本进不到这麽深的地方……啊……太深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小叔好棒……肏得嫂嫂的淫穴好爽……”林晓君的矜持被情欲抹掉了,身体的需求大于一切,她摇摆着臀部,配合着他的抽插。

? ? 淫糜的淫水不断从她的淫穴裏面溢出,沿着她的大腿内侧往下滑落,滴在地上。

? ? “小叔肏得你舒服吗?”他用力在她的淫穴裏进出着,伸手摸到她的阴户上,扯出了那一圆点的豆豆,手指用力地揉搓捏着。

? ? “啊,太舒服了,啊……小叔……不要扯这麽大力……啊……嫂嫂受不了……啊……”肉核太敏感了,被他揉搓着,她一下子就受不住了,以前她老公从来沒有这样整过,真的太刺激了。

? ? “嫂嫂这样子真是淫荡,应该让大哥来看看你这个淫荡的荡妇模样。”周伟用力揉着她的肉核,腰下那巨大的肉棒如蛟龙入海,深深地捣入她的淫穴裏,深入浅出,每次插入都狠狠地撞击在她的花心上,把她的身子顶弄得不断网上颤动。

? ? “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太深了……啊……”提到自己的老公,林晓君心裏有点愧疚,但很快又被强烈的快感淹沒了,她从来不知道性爱居然可以让自己身心这麽舒畅淋漓,如果沒有小叔的大肉棒,她依然处于欲求不满的程度。

? ? “啊,嫂嫂的淫穴裏涌出的淫水真多,啊,好紧,要把我的大肉棒夹断了,啊。”也许是背着老公偷情太刺激,太有快感,林晓君的淫穴收缩得很厉害,那挤压着他茎身的层层嫩肉,就像有无数张柔软的小嘴吸着他的阴茎,让他全身燥热,快感从肉棒那一直往全身冲去,他用力咬牙,忍着想要射精的冲动,用力挺着腰,把那坚硬如铁的大肉棒狠狠地在她的淫穴裏疯狂地进出着。

? ? “啊……小叔……太快了……我受不了啊……啊啊啊……”林晓君只觉得眼前一道白光闪过,跟着全身紧绷仿佛痉挛似的,一大波的淫液汹涌而出,浇灌在男人硕大的龟头上,淫穴剧烈收缩,她第一次尝到被男人的大肉棒插到高潮的滋味,她全身酥软无力,爽得上天了似的,脑海裏一片空白,完全不能集中精神想別的事情。

? ? 林晓君高潮了,淫穴裏面的层层嫩肉正在剧烈地收紧,疯狂地挤压着周伟的肉棒,那被夹紧的快感,让他加快了抽插她淫穴的速度和力度,每一次插入都能狠狠地插入到她的最深处,溅出了无数的淫水。

? ? 他强悍有力的插穴,延长了她高潮的余温,这快感太强烈,就想要把她灭顶了似的,她伸手揉着自己的奶子,分散着注意力。

? ? “啊,好紧,嫂嫂的淫穴太紧了,要把大肉棒夹断了,啊,好爽,爽飞了。”周伟大开大合地狂肏着她的淫穴,蓦地浑身一颤,肉棒更加硬挺僵直,在疯狂抽插研磨之下,在敏感的马眼裏终于射出了一股浓稠的精液,深深地浇灌在林晓君的花心裏。

? ? 林晓君被他的精液一烫,才惊觉出事了,焦急地大声说:“不要射在裏面,会怀孕的,不要……”

? ? 她叫得太晚了,周伟射出的精液已经全部灌注在了她的花心裏,一滴不剩。

? ? 他揉着她的肉核,还沒有消软的肉棒在她的淫穴裏继续抽插了几下,嘶哑的嗓音带着兴奋:“怕什麽,怀孕了就生下来,反正孩子跟谁都是姓周的,都是我们周家的骨肉。”

? ? “啊……別揉那裏了……啊……”刚高潮过的淫穴敏感得要命,林晓君全身哆嗦着,强烈的快感让她丧失了思考的能力。

? ? “嫂嫂的淫穴这麽骚,这麽淫荡,再来一回吧,大肉棒还硬着呢。”才肏一回,怎麽满足她这个淫荡的小骚逼啊。

? ? “不要……小叔……受不了……啊……住手……快住手……我要烧菜……啊……你大哥快要下班回来了……”林晓君慌张地推拒着,他的欲望也太吓人了,刚刚才射了,现在又想要了,她老公大多时候在这个点回来,如果被他看见了,她简直不敢想象后果。

? ? “怕什麽,大哥满足不了你的淫穴,还不能让我满足你吗,就算大哥看见了,他也会谅解的。”周伟抓住她的腰,把那还沒有消软的大肉棒狠狠地往她的淫穴裏用力一挺,那硕大的龟头狠狠地抵在了她的花心裏,让她心神都震荡了。

? ? “你不要太过分了,快出来,不要再鬧了,快拔出来,我要烧菜。”林晓君被他这三观震碎了,谁能忍受自己的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,是谁给他的勇气,认爲他大哥能够忍受得了他们偷情?

? ? “嫂嫂的淫穴还紧紧绞住我的大肉棒,我就这样拔出来,嫂嫂的淫穴岂不是很空虚?”周伟挺动着腰身,不断把那硬挺的肉棒往她的淫穴裏捅,手掌伸到前面,抓住她的大奶子用力地揉搓,

“嫂嫂的奶子真大真柔软,让人想咬一口,大哥有沒有吃过这麽好吃的奶子?”

? ? “唔……啊……小叔……真的不要鬧了……我要烧菜……”她心裏分明很抗拒他奸淫自己的,但爲什麽身体却这麽享受,那肉棒在她的淫穴裏,肏得她好舒服,从来沒试过的满足,她想让他用力地肏,就算很粗暴也米关系。

? ? “你烧你的菜,我肏我的。”周伟抓住她的奶子,手指捏住她的乳头,不断地转着圈圈,用力揉搓,身下那肉棒也是半点都沒有停下来,一下比一下更凶狠地撞击着她的淫穴,那硕大的龟头每次都能顶到她的花心,在那研磨绕圈圈,摩挲得她淫穴的好舒服,淫水更是泛漤成灾,把两人的下体都弄得一片泥泞。

? ? “你这样肏我,我全身无力,怎能烧菜,啊……太深了……啊啊啊……顶到最裏面了……啊……”乳头上和淫穴的双重刺激,让她舒爽得几乎要瘫痪,她老公从来只有机械性地律动,千篇一律地插入她的淫穴,从来不会玩弄她的乳房和肉核,刚才高潮过的淫穴又传来了剧烈的快感,几乎承受不住这剧烈的快感。

? ? “啊……你这淫荡的骚逼……真的天生就要被男人肏得……这麽快又要高潮了……欠肏……啊……好紧……真会夹……太爽了……”周伟感觉到了那湿滑的淫穴正在有规律地收缩,裏面涌出大量的淫液浇灌在他的龟头上,他知道她又高潮了,双手抓住了她的臀部,用盡了吃奶的力气,疯狂地耸动着腰身,把那粗长的紫黑色大肉棒,重重地在她的淫穴裏抽插起来。

? ? “啊……好爽……小叔的大肉棒太厉害了……又把嫂嫂的淫穴肏得高潮了……啊啊……”林晓君爽得忍不住仰首淫叫,完全忘记了肏着自己的人是自己的小叔,只知道这个男人有着一根粗长的肉棒能让自己爽翻了。

“你这骚逼真是淫荡啊,就是欠大肉棒肏,操死你这个骚逼。”周伟用力地挺动着腰身,那粗长的紫黑色大肉棒不断地在她的淫水泛漤的淫穴裏进出,当他的大肉棒狠狠地插入的时候,就会溅出了淫水,当他的大肉棒抽出时就会带出一丝淫液,就连那粉嫩的淫肉也被带的外翻。

??“啊,小叔,太深了,不要一直盯那裏,受不了啊,啊啊……”高潮中的淫穴太过敏感,每一次插入都能狠狠地插入到她的最深处,让她感觉到了一丝酸胀,但更多的是快感。

? ? “啊,嫂嫂用力夹紧我的大肉棒,快射了,啊。”小叔勐地狂抽勐插,大肉棒被她淫穴裏面的层层嫩肉夹住,就像有无数张柔软的小嘴再吸着他的阴茎,让他从来沒有试过这麽快又想射了。

? ? 厨房裏面充斥着啪啪啪肉体撞击的淫靡声音,就在他快要射出来的时候,外面突然传来了开门声。

? ? 正沈浸在情欲中的林晓君听到这开门声,突然被吓得全身僵直,淫穴剧烈收缩。

? ? “啊,好紧,骚逼夹得老子的肉棒太爽了。”这一夹,周伟的肉棒终于受不住了,精关被打开,浓稠的精液在马眼裏疯狂射出,狠狠地浇灌在她的淫穴深处。

? ? “唔,你快出去,我老公回来了,快出去。”淫穴裏酥麻的快感让她差点瘫了下去,她抓住洗手台,焦急地推着他。

? ? 外面响起了关门声,响亮的脚步声似乎正向着厨房这边走来。

? ?林晓君的老公回来了,他放下公文包,听到厨房裏有声音,立即向着厨房走来,远远就听见了抽油机的声音,他立即高兴地问:“老婆,你在烧菜吗?”

? ? “老公,你回来了,你看谁来了。”林晓君匆匆从厨房裏走出来,她的衣服已经整理好,头发也弄好了,除了红艳艳的脸色,并沒有什麽异常。

? ? “谁来了?”周达顺着她的手势看去,只见一个上半身赤裸着的男人,正在厨房裏烧菜,他顿时一愣,随即惊喜地说,“弟弟,你来了。”

? ? “大哥,我刚到一会,我很久沒有下厨,见到嫂嫂正在烧菜,所以有点手痒,你去准备酒水,很快有吃的。”周伟气定神閑地说。

? ? “你这个人真是的,你让你大嫂烧菜就是了,我去酒窖拿酒,你赶紧出来了。”周达很高兴,立即匆匆去拿酒了。

? ? 林晓君见他沒有发现什麽,心裏松了一口气,立即走进去厨房,焦急地说:“你赶紧出去吧。”

? ? “你怕什麽?”周伟把菜盛起来,突然伸手抓住她胸前的奶子,用力一揉。

? ? “啊,你……”都什麽时候了,他还有心思挑逗她。

? ? 周伟身下往她的私处用力狠狠地一撞,淫邪地说:“大肉棒还沒够呢。”

? ? 那还沒有消软的大肉棒坚硬如铁,狠狠抵在她的私处,让她心神一荡,心神都酥软了。

? ? 他伸手扣住她后脑勺,低头含住她的嘴唇,狠狠地吸吮了半响,这才松开她,快步走了出去。

? ? 弟弟以前很少来,所以大哥见到他来了很高兴,还把珍藏多年的洋酒拿出来跟他分享。

? ? 大哥的酒量并不好,几杯洋酒下肚子就已经醉纷纷,有点不行了。

? ? “老公,你喝醉了,不如回房间休息吧。”林晓君见他醉了,在一旁劝着说。

? ? “我沒醉,你一边去,別妨碍我跟弟弟叙旧,我沒醉,弟弟,我们继续喝。”大哥倒了一杯酒,满满的,和他碰了一下杯,就兴奋地一饮而盡。

? ? “大哥,你醉了,少喝点。”周伟见他快要倒下了,假装关心地说。

? ? “我沒事……我还能喝……我们继续喝……”大哥真的醉了,说了几句话后,就再也支撑不住,噗通一声趴在桌子上就唿唿大睡了。

? ? “老公,你起来,我扶你回房休息。”林晓君立即上前,正想把老公扶起来。

? ? 周伟不知道什麽时候突然来到了她的身后,一把抱住她,手掌覆在她胸前的奶子上,用力地揉搓着,她靠在她的耳窝裏,吐着带酒气的温热气息,吻着她的耳朵:“嫂嫂,你的奶子真柔软,身体真香。”

? ? 林晓君沒有想到他居然当着老公的面就抱住她玩弄她的奶子,她吓得全身都僵直了,焦急地说:“你做什麽,快放手,你大哥在这裏呢?”

? ? “嫂嫂的意思是,大哥不在这了,就可以任由我爲所欲爲吗?”周伟淫荡地笑着,手掌非但沒有松开她,反而往下,撩起她的裙子,往她的阴户摸去。

? ? “不是的,不是这样的,住手,会被发现的,啊,不要……”林晓君用力地挣扎,但他的力量比她大上了无数倍,他要对她怎麽样,她怎麽可能拒绝得了。

? ? 他有力的手掌用力撕开了她的单薄的底裤,把她压在産桌上,沒有多余的前戏,掏出早已经硬挺如铁的大肉棒便从后面狠狠地捅进了她的淫穴裏。

? ? “啊……出去……不要进来……啊……太深了……啊……”林晓君的淫穴刚才被他肏得还湿润着,应该说她的淫穴一直都是湿的,就沒有幹过,她摇摆着腰身,想把他的大肉棒挤出去,但她的淫穴却像有吸力似的,不断把他的大肉棒往自己的淫穴深处吸去。

? ? “啊……你这个淫荡的骚逼……竟然一直湿着……这麽多淫水……这麽放荡……难怪大哥满足不了你……啊……老子幹死你……骚逼……欠肏的烂逼……”周伟扯着她的头发,发狠地操幹起来。

? ? “啊……好深……轻点……要肏坏淫穴了……啊啊……”喝了酒的周伟更加狠了,在她的淫穴裏大开大合,她的头皮发麻,有点痛的同时,淫穴裏却涌出了更多的淫液,她夹紧了淫穴,把他的肉棒绞住,让他爽得不断低吼,腰身下那坚硬持久的肉棒一直硬挺着,狂插着嫂嫂的淫逼。

? ? 老公喝醉了趴在桌面上唿唿大睡,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此刻正被弟弟压在餐桌上疯狂地肏着,他们射出了一波又一波的淫水和精液,直幹得昏天地暗。

上一篇:老婆爱上了大肉棒~为了丈夫和老闆做爱内射 下一篇:来自月亮上的礼物